参考消息网8月11日报道 俄媒称,一些俄罗斯人担心,某些西方文化潮流会带坏孩子,因此制定了诸多法律来防范。但事实证明,东方文化的风险也不能被忽视,他们不仅会来自色情杂志、色情夜总会或者网络,还可能来自手机游戏。

据俄罗斯《共青团真理报》8月10日报道,莫斯科一名年轻男子伊万·马卡罗夫接连两次申请与“口袋妖怪”游戏中的角色结婚。这款游戏是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:玩家拿着手机在街道上走,一旦发现屏幕上有虚拟的宠物小精灵现身,就用虚拟的精灵球捕捉它。

马卡罗夫心心念念想娶的是一只名叫百变怪的精灵,它的“倩影”只存在于手机里,看起来像一只乐观开朗的粉红色变形虫。报道称,哪怕充气娃娃都比它正常。

很多人觉得,马卡罗夫性格古怪脑袋有问题,除了宠物小精灵,如果喜欢,他或许也想与幽灵、灾难和社会制度喜结连理。但马卡罗夫笃信,自己这样做有秘密原因——他神秘兮兮地说:“这其实是为了利益而联姻,我很看重百变怪的潜力,它是最稀有的宠物小精灵之一,能给家庭带来收入,要能跟它在一起简直是太棒了!”

报道称,虚拟的妻子能带来虚拟收入,可以用来买虚拟的食物和水,丈夫却什么义务也没有,假如忽略“虚拟”二字,这主意似乎确实很赞。

马卡罗夫接着说:“如果我们被批准结婚,我会向开发商要求获得这只宠物小精灵的所有权。作为它的合法丈夫,我能要求它待在我身边,随后就能从它身上赚钱,分享夫妻共同财产。”

然而,“坠入爱河”的俄罗斯版“罗密欧”被莫斯科婚姻登记部门泼了一盆冷水。莫斯科婚姻登记部门的负责人穆拉维约娃说:“根据宪法规定,婚姻是一名男性与一名女性的结合。一个人怎么能和宠物小精灵结婚?小精灵又没有护照。”

报道称,看来没有俄罗斯护照的百变怪只能继续保持单身,至于马卡罗夫,或许可以尝试申请与门铃或者煤气灶结婚,也许这样能少交一些物业费或煤气费。(编译/朱丽峰)

来源:参考消息

谭伯牛的可贵是秉承司马迁的衣钵,站在了少林拳和葵花宝典之间,有才情又不失史识和史直地展现人和人之间,种种出发点的不同和利益的平衡。

因各人底线不同,或者说,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,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。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